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攻略极品 > 第1198章 奇葩老爸驾到(三十五)
  “爸,您的意思是?”

  聂金枝好像明白亲爹的意思了,她试探的问道,“要不,我们姐妹几个凑钱,给您买套房子?”

  安妮对聂金枝投去一抹赞许的眼神,嗯,不愧是能干的大女儿,反应就是快。

  聂金凤姐妹几个也反应过来。

  聂金兰最谨慎,她心里那种不详的预感也愈发强烈,以至于让她顾不得“藏拙”,赶在姐妹开口前,问了句,“爸,您是想在县城住,还是——”去省城?

  同样是买房,这两者的差距可就大了。

  聂金兰有些明白过来了,亲爹之前说了那么多“感性”的话,合着在这儿等着她们呢。

  不过,想想也是,这样只讲利益的模样,才更符合亲爹的个性。

  刚才聂金兰还琢磨,难道母亲走了,亲爹受刺激太过,也跟着换了性子,竟开始跟儿女们讲起感情来?!

  现在看来,哪里是换了性子,而是变本加厉了。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对于一个把儿女当成投资对象的人来说,你跟他谈感情,简直就是开玩笑。

  没错,从小到大,聂金兰就有这种感觉。

  亲爹待她们姐弟几个确实很好,尤其难得的做到了不重男轻女。

  可,亲爹这般待她们,并不是那种父母对儿女的爱,而是一种利益投资。

  他们姐弟在亲爹眼中,也不是继承他血脉的亲骨肉,而是有价值的筹码、棋子!

  小时候,聂金兰还没有太过明显的感觉,只是觉得亲爹对他们的感情不如妈妈那般纯粹。

  等她渐渐大了,懂得越来越多,见的世面也越来越大,她的这种感觉愈发清晰。

  特别是亲眼看到亲爹在大姐二姐结婚的时候,因为彩礼而“原形毕露”,聂金兰就十分肯定了自己的预感。

  还有平时,哪个儿女表现好,哪个女儿更有出息,亲爹就喜欢谁,就以谁为傲,这种“父爱”也透着功利。

  至少在做儿女的心中,是很容易留下阴影和创伤的。

  或许,有人会觉得聂金兰矫情。

  毕竟不管怎样,亲爹都好好的把他们养大了,想那么多,反倒是没良心。

  可被爱和被利用,绝对是两个概念。

  作为父母,不是应该本能的爱自己的儿女吗,怎么能把他们当成投资对象?

  “去什么省城啊。我就在县城待着。”

  安妮淡淡的看了聂金兰一眼,她就知道,这个女儿最聪明,也最得原主真传。

  原主的行事固然透着功利,对于儿女也爱得不那么纯粹。

  可聂金兰能想到这些,就表明,她也不如聂金秀似的单纯、老实。

  “你们的妈妈还在县城呢,我哪儿也不去,就留在县城陪着她。”

  安妮故意提到了刚刚过世的老妻。

  果然,听到安妮说到聂母,刚刚还觉得不太对劲的聂金枝禁不住抹起了眼泪。

  唉,妈妈走了,爸爸也老了,他想有个属于自己的房子,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儿女再孝顺,也都各自成家立业。

  而爸爸只剩下他自己了。

  算了,不就是一个套房子,反正县城的房子虽然难得,却也不是弄不到、买不起。

  他们姐弟几个,每人凑一点,总能凑够一套房子的钱。

  聂金枝叹了口气,将心底刚刚生出的那一抹疑惑压了下去,“行,那就听您的。”

  “嗯,爸,听您的。”聂金凤、聂金萍也没啥意见。

  之前小弟结婚,老五不就给弄了一套房子吗。

  虽然产权不归自己,可住着也挺便宜的。

  当然,亲爹和小弟的情况不一样,他没有工作,自然也钻不了单位宿舍的空子。

  但,整个县城,也不是只有单位宿舍,还有很多私人产权的房子。

  这年头房子虽然紧张,却也不是不能解决。

  只要钱给的够多,总能买到合适的房子。

  “我已经看好了一个房子,三间屋,还有个小院子,就在县城火车站附近,交通也便利。”

  安妮见几个孩子都没有意见,便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我去问过了,房主虽然不急于脱手,但见我真的想要,也开了价,一千五百块!”

  “啥?一千五百块?”

  聂金枝楞了一下,一千五百块,她倒也不是出不起。

  但,在工人月工资只有几十块钱的年代,一千五百块钱,绝对称得上一笔巨款了。

  而且这还只是县城的房子,还是个平房,居然也敢要一千五?

  “爸,怎么这么贵啊。”

  聂金萍也有些咋舌。她倒也不差几百块钱,想想也是,弟弟结婚,她一出手就是在黑市上能卖出三百多块钱的洗衣机,显见是个有钱的主儿。

  可再有钱,也不能当冤大头啊。

  一千五百块钱,都够在省城买两间屋了。

  可县城能比得上省城吗?!

  就这么一个小破地方,就这么一个小破院子,居然就敢要价一千五?

  那房主摆明就是把“聂永生”当狗大户啊。

  “是啊,这价格,有点儿高啊。”

  聂金兰蹙了蹙眉,亲爹是不是狗大户她不知道,但她却明白,这笔钱最终还是会着落到她们姐妹几个身上。

  果然,就听安妮说道,“价格已经很公道了,那个房子位置很好,人家一家也住得很舒坦。要不是我诚心要买,人家一千五都不愿意出手哩。”

  听了这话,聂金枝姐弟几个有些明白了。

  感情这是亲爹上赶着人家买啊,买方主动,卖方可不就拼了命的喊高价嘛。

  “而且,一千五听着挺贵,可均分下来,也没有多少钱。”

  安妮随手指着几个儿女,“你们几个,每人三百,不就正好凑够一千五了吗。”

  安妮指人的时候,直接略过了聂金秀。

  对此,她也有话说,“过去几年,我和你们的妈妈一直住在老五家里,她养了我们好几年,所以,这次买房,她就不用出钱了。”

  “我说过了,我从不偏心,也从不按着一个孩子吸血。”

  听了这话,聂金秀有些感动。

  她养着父母,她乐意。可到底有些吃亏,而兄弟姐妹多了,就难免攀比。

  她不怕吃亏,就怕自己吃了亏,别人却不知道,还当她沾了父母多大的光。

  现在看来,她的付出,亲爹心里都清楚啊。

  只是,聂金秀万万没想到,此刻还是慈父一样的亲爹,转过头来,就贪墨了她和爱民一万块钱的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