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 第336章 白娇娥(二更)
  之前是徐家不在京城,所以徐夫人跟李氏之间的来往就比较少,两人一个月内能通一次信就不错了。

  后来徐家搬到京城,李氏就带着白娇娥上徐家的门。徐夫人也怜惜这个守了多年寡的妹妹,两家的关系就比较亲密了。

  白娇娥和徐思甜的关系也渐渐亲密起来,徐思甜还是挺怜惜白娇娥这个表妹。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可是自从徐思甜被指婚给赵王世子。而赵王世子来徐家的那几趟,白娇娥都正好在那里。

  这都不算什么,最让徐思甜心里不舒服的是,每当她看到赵王世子和白娇娥说话时,她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总觉得怪怪的。

  不过徐思甜觉得有可能是她想得太多了,她的表妹和未来的丈夫哪里可能会有什么。

  有一次,白娇娥对着徐思甜欲言又止。

  徐思甜原本没想问的,可是白娇娥却开口了。

  白娇娥对徐思甜说,赵王世子对她说,徐思甜很粗鲁,一个女儿家一点也不文静,他都不知道孝康帝怎么会将徐思甜这么个男人婆指给她。

  徐思甜听到白娇娥的话后,脸色变得惨白。

  白娇娥还在那里劝徐思甜,表姐,你是不是得尝试着改变啊,最起码得温柔一点,为人别那么粗鲁。要不然等你嫁给赵王世子后,他一定会冷落你的。

  等白娇娥一离开,徐思甜就难受地大哭了一场。

  徐思甜原本是想找机会问赵王世子,他是不是真的那么看不上她,如果是,那就干脆取消婚约得了!徐思甜可不是喜欢忍气吞声的,她在徐家也是受宠的!

  可是偏生不巧的很,正巧,孝康帝被临安公主气晕,赵王世子每天忙着处理朝政都没时间,哪里有功夫来徐家。于是事情就这么耽搁下来了。

  而就在这一个月里,徐思甜想的是越来越多,心里是越来越纠结。

  白娇娥也来看过徐思甜几次,教徐思甜怎么变得温柔一点,怎么小意一点,怎么能让男人更喜欢她一点。

  徐思甜越听越难受,因为她知道她永远不可能变成白娇娥说的那样,那她和赵王世子以后会怎么样呢?徐思甜难受得不得了,渐渐的,郁结于心,身子也弱了下去。

  徐夫人问过徐思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徐思甜不知道该怎么说,被未来的夫婿嫌弃,这实在是太过丢人,所以徐思甜什么也不说。

  顾明卿和洛歆妍听完后,面面相觑,最终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还是顾明卿先开口,“你那表妹——”

  徐思甜望向顾明卿,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顾明卿再次无奈摇头,但是该说的还是得说。

  “思甜,你觉得是你未来的丈夫亲,还是你的表妹亲。”

  这是什么问题?徐思甜一头雾水。

  “明卿,你问这个做什么?”

  顾明卿不答反问,“你先回答我。在你眼里,是未来的丈夫亲还是你表妹亲。”

  徐思甜想了想,“未来的丈夫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人,要一起生儿育女的。表妹——表妹再亲也只是表妹。不是有一句话叫一表三千里吗?所以我觉得在未来丈夫和表妹之间,还是未来丈夫更亲一点吧。”

  洛歆妍叹气道,“思甜,感情你还知道这点啊。真是难得。”

  徐思甜愈发不解,“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就那么一会儿功夫,你们都叹气多少次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们一次次地叹气做什么。”

  顾明卿直截了当地回答,“我们两个是在叹气你傻。你说说你傻成这样,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任谁也不喜欢被人说傻,徐思甜当然也不例外,“我哪里傻了!?”

  “我看你哪里都傻。”顾明卿没好气道,“我说你是不是太相信你那表妹了?你那表妹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就你这心机,我现在挺担心你嫁到赵王府后的日子,那时候你娘家人也不在你身边,你的日子就更难了。”

  徐思甜也不是完全傻,她渐渐有些听懂了顾明卿话里的意思,脸上慢慢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说表妹是坏人,她——”

  洛歆妍忍不住感慨,“你到现在才感觉到?你那表妹是不是坏人,我和明卿没有见过她,所以不好直接评价。不过有一点,我和明卿真是不能不说了,思甜你太容易相信人了,怎么你那表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呢?这样你以后是会吃大亏的。”

  徐思甜喃喃道,“那是我表妹啊!她跟我的感情挺好的。她——她——她有什么理由害我呢?害了我,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呢?”

  顾明卿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听你把所有事情说完,我觉得你那表妹好像是对赵王世子有什么想法,所以故意让你们两人不合。我觉得她的计策倒是挺不错的。反正你这里是很奏效。

  要是没有皇上龙体有恙,赵王世子忙着处理朝政,还要在皇上的病榻前尽孝的话。我想以你的性子肯定会对赵王世子发火,会冲着赵王世子怒吼一顿。我虽然没见过赵王世子,但是身为皇家贵胄,再怎么样,也是有脾气的,而且脾气怕是不会小。

  赵王世子要是生气了,认定你是个无理取闹的泼妇,到时候——”

  徐思甜听着,不禁紧张地吞咽口水,这怎么那么吓人啊!

  “不——不——不会吧。我始终不愿意相信我那表妹是那样的人,她是我表妹啊!”

  洛歆妍勾了勾嘴角,一抹嘲讽从眼底流泻而出,“你方才不是说了,一表三千里。”

  徐思甜一噎,那话的确是她说的。

  徐思甜整个人都有些怔怔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前的事情。

  顾明卿和最洛歆妍的话,真的是太颠覆徐思甜所有的认识了,她一向认为跟她亲密的表妹居然是想害她!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真的如顾明卿说的,表妹是看上了赵王世子?

  徐思甜忍不住喃喃出声,“我该怎么做?”

  “找赵王世子问清楚,问他究竟有没有对白娇娥说过那样的话。其实我可以很确定地说一句,绝对不可能。”

  徐思甜傻傻看着顾明卿,“为什么?”

  顾明卿好笑道,“为什么?这是多显而易见的。赵王世子跟白娇娥有什么关系,她就是对你不满,但你是赵王世子未来的妻子,他就是要找人说你坏话,也不会找白娇娥吧。我不信赵王世子有那么蠢啊。”

  徐思甜忽然道,“指不定赵王世子很喜欢我表妹呢?”

  洛歆妍开口了,“思甜,你说的也不是没可能。但是这可能真的是太小了。你那表妹应该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人吧。”

  徐思甜摇头,老实回答,“不是,我表妹长得是挺好,但也只算是容貌上乘。不过我那表妹身上有一股楚楚可怜的神态,一双眼睛总是泪眼朦胧的,很是惹人联系。”

  小白花。顾明卿的心里顿时浮现了一朵在风中摇曳,娇弱无比的小白花。

  白娇娥,又白又娇,这名字也很小白花啊。顾明卿在心里吐槽。

  “那就是了,赵王世子见过的美人不少,除非你那表妹有本事能让赵王世子一见倾心,否则赵王世子得多找不到人,才会跟你那表妹说你坏话。”

  徐思甜被顾明卿和洛歆妍两个说动了,她真的开始怀疑白娇娥了。

  徐思甜的心里一旦产生怀疑,她就觉得白娇娥之前跟她说的每句话都是不怀好意,都存着挑拨离间的意思。甚至连白娇娥那张惹人怜惜的脸顿时也变得狰狞无比。

  看着大受打击的徐思甜,洛歆妍心里怜惜,但还是说道,“思甜,你做的最愚蠢的事情就是没将这事告诉你母亲。你母亲是生你的人,她是你可以依靠的人。你母亲看你病着,她心里得有多难受。可你倒好,为了你所谓的自尊心,所以不敢将事情告诉你娘。

  若是你娘知道这些事,怕是我和明卿都不用对你说这么多了。你那位表妹的手段实在是不够瞧的。不过你那表妹最厉害的一点就是她真的摸透了你的性子,她就是捏准了你一定不会把事情说出来。要不是我和明卿两个非逼着你说出实情,你怕是真的会一直忍下去。”

  徐思甜顿时沮丧无比,“你们说得好有道理。可——可我就是这样的性子,我该怎么办啊!”

  徐思甜一脸急切地看着顾明卿和洛歆妍,只盼着她们两个能给她想到一个好法子。

  顾明卿神色清冷,“思甜,该劝你的,我早就都跟你说过了。那些话我就不必重复了。只看你有没有记在心里。不过你这性子真的是挺令人感到着急的,你跟你娘说一声,让她在你出嫁时,准备个厉害的婆子在你身边。你不懂后宅那些歪歪绕绕,那些没什么。

  记住我之前跟你说的,一切都告诉你的丈夫,他是你亲近的人。还有就是依靠你身边有本事的人。最要紧的一点就是别把所有事情都憋在心里,胡思乱想。你这样子真是——”

  顾明卿倒是想时候几句重话,让徐思甜能赶紧清醒过来,只是看着徐思甜一脸病容,那些话顿时重新咽了回去。

  “好了,你病着。我和歆妍也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影响你休息。现在要紧的是眼前的事,把事情都跟你娘说吧。别再胡思乱想了。”

  顾明卿和洛歆妍说着离开了徐思甜的房间。

  一直到离开徐府,坐上马车后,洛歆妍才忍不住开口,“思甜这性子可真是叫人着急。”

  顾明卿点点头。其实顾明卿早就知道徐思甜的性子不适合复杂的人家,皇家就更不适合了。没想到就白娇娥这么一件小事就能看出徐思甜有多不适合。

  顾明卿想着不禁看向洛歆妍,“她要是有你一半,也不用人担心了。”

  洛歆妍笑笑,仔细看着,嘴边的笑意含着几分苦涩,“我跟思甜不一样。思甜是被宠着长大的。而我在洛家是什么情况?我从小就顶了个扫把星的名头,谁能看得上我?我不自己立起来,我怕是早就被人吞的连骨头都不剩下了。不是活就是死。我不想死,就只能拼命活了。”

  顾明卿忽然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你的后福在后面。”

  “后福?我只盼着以后的日子能顺遂一点,我就满意了。别的,我不敢多想。”

  顾明卿也不再多说什么。要是燕锦有那一天,洛歆妍可就是皇后了,那后福可真是大大的。

  顾明卿忽然想到,当皇后其实也不是一件多好的事。当了皇后,不还是得斗,不过是换成了宫斗。

  人生在世,的确是不容易啊!顾明卿在心里感慨着。

  顾明卿还特地关注了一下徐思甜。

  徐思甜虽然人单纯,不过她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能听得进去别人的劝告。

  徐思甜听了顾明卿的和洛歆妍的劝,当即就找了徐夫人,将白娇娥的事情说了。

  徐夫人听了徐思甜的话,顿时火冒三丈!

  要不是看徐思甜还病着,徐夫人都想狠狠教训徐思甜了,怎么就如此愚蠢!被一个白娇娥糊弄到这地步!连她这个当娘的都不说!

  “你赶紧把还身子给我养好!等你身子好了,我要你亲眼瞧着这事是怎么处理的。”

  徐思甜当然感受到了徐夫人压抑的怒火,藏在被子下的身子哆嗦了好几下。

  徐思甜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她还真的就只是郁结于心,如今心结去了,又好吃好喝的,不过三天,身子就恢复了健康。

  徐夫人见徐思甜的身体好了,当即就给赵王世子送了信,请他来徐家一趟。

  赵王世子在收到徐夫人的信后,愣了愣,要是给他送信的人是徐思甜,他还不会那么惊讶,未来丈母娘给他送信做什么?

  赵王世子好奇了一下,就抛开了。

  现在孝康帝的身子好了,赵王世子出宫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

  得了赵王世子的准确答复,徐夫人又在那一天请来了李氏和白娇娥。

  徐夫人就秉持着将门做法,一句废话都没有,干净利落地将白娇娥跟徐思甜说的话,全都说了。

  白娇娥面色一白,眼底甚至闪过惊慌害怕。

  徐思甜看着白娇娥,心里愈发凉了。

  赵王世子却听得笑起来了,目光冰凉地盯着白娇娥,“本世子年纪轻轻,自认为记性不差。本世子怎么就不记得自己曾经跟你说过那样的话?”

  白娇娥紧张极了,面上却是一脸的奇怪,“姨妈,你在说什么啊!我何时说过这样的话?我只是见世子跟表姐的关系亲密,所以跟世子说说表姐小时候的趣事而已。”

  徐夫人好笑道,“徐家才搬来京城几年,你从哪儿知道思甜小时候的事?”

  白娇娥一噎,李氏说道,“姐姐,我们不是经常通信吗?你信里可是说了不少思甜小时候的事,我都告诉娇娥了。姐姐,我命苦,年纪轻轻的就守寡了。我身边就只有一个娇娥啊!我就那么一个指望啊!姐姐你怎么能败坏娇娥的名声呢!你难道不知道女儿家的名声有多重要吗?”

  徐夫人冷眼盯着李氏和白娇娥,心里只觉得好笑,这就是她一心一意对待的亲人啊!这两个分明就是白眼狼!她实在是愚蠢,没能看清这两人的真面目!

  李氏又对赵王世子哭诉,“世子,可怜可怜我们两个孤儿寡母吧!娇娥实在是太可怜了!”

  赵王世子最讨厌女人哭哭啼啼了,尤其是两个心机深厚的,“少在本世子面前哭!看你们的样子,本世子就不舒服。还有,你们是谁?本世子要管你们可怜不可怜?

  本世子不相信自己未来丈母娘的话,反倒是跑去相信外人,你们是当本世子是傻子?”

  ------题外话------

  双十一啊!剁手的节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