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夫人虐渣要趁早 > 第413章 甜蜜旅程,甜的蜜汁(内设福利)
  季白间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和宋知之一起出门觅食。

  说是出门,也不过就是在酒店的餐厅而已。

  餐厅人不怎么多。

  他们被服务员带到了靠窗边的位置。

  两个人对立而坐,点餐。

  然后等待上菜。

  宋知之其实并不经常出国,从小到大就一直在锦城长大,能够出去的时候也不过是被父母带着出门游玩,也是极少数的时间。

  宋山虽若经常出国,但都是因为公务在身,不可能会带着她。

  聂文芝偶尔会当当好人,却也就是炎尚国的周边旅行。

  所以。

  宋知之其实还算是一个,真的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人。

  不像季白间,很小的时候就去国外学习了。

  也就见惯了国外的所有形形色色。

  宋知之一直默默的看着落地窗外的文城,昨晚上看到的是一片唯美如画的夜景,今天看到的是整座城市的繁华,在阳光下,高楼大厦反射着璀璨的光芒,大都市的既视感,非常强烈。

  宋知之静静的看着窗外。

  季白间就静静的看着她。

  那句很肉麻很煽情的话叫做,“你在桥上看风景,殊不知,你早已是别人的风景。”

  邻座突然响起一个女性的嗓音。

  她就这么看着这对小情侣,蓦然的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

  想想自己那年轻时候,好像都已经过了一个世纪了!

  “翟太太也不老。”身边的服务员恭敬无比。

  古歆摇了摇头,“就你嘴甜。”

  “翟太太看上去,也就40来岁。”服务员很认真的口吻。

  “真的吗?”

  “是真的。”服务员很肯定,“仔细一看,翟太太脸上连皱纹都看不到,谁都看不出来翟太太都已经是当奶奶的人了。”

  古歆从小到大最喜欢就是被人夸奖了。

  老了也改不了这个习惯。

  “真乖。”说着,古歆还伸手拍了拍服务员的胸膛。

  哇呜。

  很结实的胸肌。

  作为文城乃至北夏国最豪华的酒店,能在这里上班的人,除了科班出身的专业知识之外,形象也是非常重要,随随便便一个服务员,也都是精挑细选,年薪上百万。酒店甚至每月都会有考试,其中一项就是自身形体的管理,但凡不达标,不管专业知识服务礼仪有多到位,都会直接被开除,没有任何理由。

  所以这里的不管男服务员还是女服务员,个个都是出类拔萃。

  古歆时不时就会来。

  自然不是食物有多符合她的胃口,当然是为了来看花美男的。

  她的手再服务员胸口上拍了又拍。

  忍不住问道,“昨天又练过?”

  “是的,翟太太。”

  “不错不错,继续保持。”

  “是。”服务员恭敬。

  古歆掐油掐得很爽。

  突然感觉到一道凌厉的光芒。

  古歆猛地边怂,瞬间放下手,然后正襟危坐,非常严肃地说道,“服务员就是酒店的门面,记得一定要管理好自己的身材,注意自己的形象,不能丢了酒店的脸面。”

  “是。”服务员那一刻也感觉到了危机,连忙恭敬无比。

  “嗯,下去吧,不用候着了。”

  “是。”服务员连忙离开。

  路过翟先生身边时,低着头看都不看他。

  谁都知道,翟先生把翟太太管得很严,翟太太在外人面前雄赳赳气昂昂,在翟先生面前秒变小白兔,温柔得都可以流水了。

  “翟安,你来啦。”古歆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笑脸盈盈。

  翟安板着脸看着古歆。

  古歆连忙上去拉着他的手,略带撒娇的语气说道,“点了你最爱吃的醉虾。”

  “那是你最爱吃的。”

  “我难道不是你的最爱吗?”所以我最爱吃的不就是你最爱吃的吗?!

  翟安抿唇。

  古歆亲昵的拉着他的手臂,让他坐了下来。

  服务员开始上菜。

  宋知之这边也开始上菜了。

  眼眸早就从外面的风景看向了隔壁桌的一对老夫妇。

  她一直想象不到到了一定岁数之后两个人之间会从爱情变成什么样子?是亲情吗?是很平淡无奇的亲情吗?虽然很温暖但总觉得就没有了夫妻之间的情趣,现在这一刻,她突然一点都不惧怕年老了,她甚至有些羡慕隔壁桌的一对夫妇。

  虽若男人一直板着脸,但却一直在帮她剥虾,她甚至可以脑补他们曾经年轻时候的美好爱情。

  “你不认识他们?”季白间此刻也已经取了帽子取了墨镜取了口罩。

  宋知之抬头看了一眼季白间。

  她纳闷道,“我一定要认识吗?”

  “人傻就要多读书,多长见识。”

  “……”宋知之瞪着季白间。

  “北夏国的风云人物,翟安和古歆。”季白间直言。

  季白间对长辈从来都是直呼其名。

  也对。

  他确实有那个资格。

  毕竟也是老妖怪一枚。

  宋知之在脑袋瓜里面反应了一圈,有些激动。

  她说,“陆一城的表叔和表婶。”

  季白间有些无语的点头。

  “没想到是他们,我就说老爷子老太太看上去就和一般人不一样。”宋知之不得不感叹,“老爷子这把岁数了都能这么帅。”

  “夫人。”

  “老太太也美。”宋知之连忙补充。

  季白间有些生气。

  生气的吃着面前的饭菜。

  宋知之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隔壁桌,看着古歆一直在不停的说话,翟安就这么默默的听着,也不搭话,但两个人就是显得特别的温情,让人觉得他们之间就算已经到了不谈恋爱的年龄,也被爱情一直滋润着。

  午饭吃完。

  宋知之和季白间起身。

  隔壁桌此刻也起身。

  隔壁桌的古歆无意的看了一眼季白间。

  瞥了一眼,那一刻眼睛突然一亮,冒星星。

  宋知之顿了顿,看着古歆的眼神。

  要不要这么赤果果。

  季白间似乎也注意到了,回头看了一眼古歆。

  古歆对着季白间直言,“小哥哥,有没有人觉得你长得很帅?”

  季白间嘴角轻抿。

  他眼眸看了一眼旁边的翟安。

  翟安整张脸黑透。

  季白间对着古歆抬了抬眉头,在示意她旁边的人。

  古歆瞬间一笑,一把抱住自己老公,转头看着翟安黑透的脸,“在我心中,当然我老公最帅。”

  说完,还当众亲了一下翟安。

  宋知之看到翟安脸红了。

  就是,很明显的红润。

  翟安似乎有些尴尬,拉着古歆直接离开了餐厅。

  “翟安你害羞了是不是?”

  “……”

  “你怎么这么大岁数了还会害羞?”

  “……”

  “翟安你慢点,我脚疼。”

  “不是不让你穿高跟鞋吗?一个老太太穿这么高的高跟鞋做什么?”传来翟安有些责备的声音。

  “人家不是穿给你看吗?我们好久没有单独约会了,就想漂漂亮亮的和你在一起。”

  “……傻瓜。”

  “不傻怎么可能喜欢你,大闷骚。”

  “……”

  声音越传越远。

  宋知之就这么看着他们的背影。

  大抵就是印证了那句“你在闹我在笑”的爱情。

  不管古歆这辈子有多闹腾,翟安都默默的陪在她身边,一直守在她身边。

  “走吧。”季白间提醒。

  宋知之才回神。

  她挽着季白间的手臂。

  她在想,北夏国是不是真的是一个适合谈恋爱的地方。

  莫名的让她有一种,非常向往的感觉。

  两个人一起回到酒店。

  “要不出门逛逛吗?”季白间问。

  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文城的繁华。

  “不要,时差的原因,吃完饭就开始犯困了。”宋知之窝在沙发上,“我宁愿躺在这里看看文城的蓝天白云,看看文城的高楼大厦,车流不息也不想出门太累。好不容易有一个假期,我就想窝在房间里面,哪里也不去。”

  让她懒懒的躺着吧。

  “好。”季白间一口答应。

  对比起外面的繁荣景色,哪有酒店里面的“风景”更美好。

  他转身走向宋知之,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

  宋知之都习惯了。

  反正季白间臂力惊人,她也不怕被摔下来。

  她很享受的躺在季白间的怀抱里。

  房间里面的大床270度的落地窗,此刻落地窗帘全部打开,开阔的视野很难用言语去形容的壮阔。

  季白间把她放在大床上,两个人都躺在舒适的床上。

  彼此搂抱着彼此,紧紧相贴。

  宋知之的全身细胞都是放松的,她没想到这次的休假,分明其实在炎尚国还有一堆事情但就是可以全部放下了,好好的享受这个假期,她突然觉得,人是真的需要休息,需要这么好好休息……

  她靠在季白间的身上,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季白间抱着宋知之软乎乎的身体,也睡了过去。

  两个人的世界,真的可以甜到蜜汁。

  一觉醒来。

  夕阳西落。

  文城的高楼大厦全部笼罩在一片昏黄之中,美不胜收。

  宋知之伸懒腰。

  身体被人紧紧的抱着。

  宋知之扭动了一下。

  身体被抱得更紧了。

  宋知之继续扭动。

  身后传来某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夫人,你再这样为夫可不能保证高质量了。”

  宋知之瞬间安分了。

  她委屈的说道,“季白间,我只是想要上个厕所。”

  你丫的把我抱这么紧是想我尿在床上吗?

  身后传来低低的笑声。

  季白间放开宋知之。

  宋知之迅速从床上起来。

  季白间就这么看着宋知之的背影。

  看着她就这么在自己眼前,身上床上都是她香香的味道,他从未想过,爱情可以让人这般满足。

  宋知之上完厕所,简单洗漱了一下,回到大床上。

  本来应该起床了,但看着那张柔软的大床整个人就又控制不住的爬了上去。

  何况,床上还有个盛世美颜,谁能够抵抗得了这份诱惑。

  她窝进季白间的怀抱里面。

  季白间又将她紧紧的搂抱着。

  两个人这么腻腻歪歪的在床上好久,宋知之觉得她都快要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突然听到房门外有门铃敲门的声音。

  宋知之惊醒。

  季白间也好像快睡着了。

  分明睡了挺长时间了,不知道为什么抱着抱着就又想要睡觉了。

  季白间从床上起来,去开酒店大门。

  门口处,一个服务员恭敬无比,“季先生,陆先生邀请你们在酒店顶楼餐厅吃晚餐,晚上7点钟。陆先生特别交代,季先生和季太太不用着急,他们不忙可以慢慢等。”

  “好。”季白间微点头。

  “那就不打扰季先生了。”

  服务员离开。

  季白间回到酒店卧室,对着宋知之说,“今晚陆一城约了我们吃饭。”

  “啊!”宋知之猛地从床上蹦起来,“我都忘了。”

  显然,季白间也忘了。

  两个谈恋爱的人,智商一般都是断崖式的下滑。

  “起来吧,晚上7点,现在已经6点了。”

  “嗯。”宋知之连忙从床上爬起来。

  爬起来那一刻,迅速的又习俗了一番,擦脸化妆。

  季白间自然比较快。

  因为是正式的晚餐,所以季白间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此刻手上拿着一根淡灰色领带,就这么站在梳妆台前看着宋知之梳妆打扮。

  宋知之精致的给自己化了个妆,又换了一套得意的小礼服。

  不算夸张但也绝对不会失礼。

  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让她的小礼服在她身上闪闪发光。

  抹胸的设计又让她带着些小性感。

  宋知之用卷发棒给自己稍微卷了一个头发,性感中又带着些妩媚。

  季白间就这么看着。

  看着她准备完毕。

  “我好了。”宋知之说。

  季白间好看的眉头一扬,“就这样?”

  “不好看吗?”

  “过来。”

  宋知之乖巧的走向季白间。

  季白间把手上的领带给宋知之,“帮我。”

  宋知之连忙踮脚给季白间打领带。

  这货对她而言真的有些高。

  她小手有些费劲的打着领带。

  季白间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宋知之,看着她很认真的样子,看着她的睫毛在他面前,扑闪扑闪,看着她粉嫩的嘴唇,自然地轻抿着,透着诱人的光泽。

  他心口在波动。

  就是心跳有些剧烈的频率。

  宋知之打着领带的小手都感觉到了他心口的剧烈。

  她抬头,嘴角一勾,“季先生有点不淡定啊!”

  “夫人果然好眼力。”

  语毕。

  宋知之还未反应过来。

  季白间就强势将宋知之压在了面前的落地镜前。

  “唔。”宋知之微反抗。

  人家刚刚才擦好的口红。

  何况。

  要迟到了。

  玛德这个老男人!

  宋知之也不敢太反抗。

  怕把好不容易才化好的妆容弄花了。

  如此,好久才结束。

  宋知之唇瓣都有些红肿,眼神中带着埋怨,却满是含情脉脉柔情似水。

  女人在被爱情滋润的时候,总会流露出自己察觉不到的媚态。

  完全是男人致命点。

  季白间喉咙动了动。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宋知之的唇瓣,看上去就像是在帮她擦拭嘴角,事实上就是在用指腹感受她柔软的唇瓣带来的触感。

  季白间说,“乖,披一件外套。”

  否则。

  很难保证他不会……情不自禁。

  宋知之有些生气的推开季白间,转身去衣帽间里面拿出意见黑色礼服西装外套披上。

  披上去之后,性感少了一点,却显得更加的时尚,干练,甚至还带着一些气场。

  季白间似乎很满意。

  他牵着宋知之的手,两个人一起走出房门。

  房门外,早有工作人员在此恭候了。

  看着他们出来,非常有礼貌的带着他们去了顶楼西餐厅。

  包房的房门打开。

  宋知之第一眼就看到了还是那么帅到炫目的陆一城,第二眼就看到了陆一城身边带着浅笑美丽动人的陆太太封子染,以及他们旁边一人一边坐着的两个乖得像洋娃娃的小孩子。

  他们的出现,陆一城和封子染连忙上前。

  两个小孩子也跟在自己父母身边,女儿有些害羞,拉着爸爸的裤子,儿子有些好奇躲在妈妈身后伸头看着他们。

  “这么快就又见面了。欢迎来到北夏国。”陆一城主动伸手。

  季白间握手。

  宋知之也握手。

  同时也和封子染问候了一番。

  所有人坐在一张圆形餐桌上。

  宋知之的眼神就一直放在桌子上的两个小朋友身上。

  两个人都很规矩很有礼貌,完全没有那种熊孩子的模样,在自己父母身边显得非常的安静。

  封子染似乎注意到了宋知之的视线,她连忙开口道,“这是老大莫良辰,这是老二陆赏心。”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宋知之喃喃。

  “嗯,一城的父母取的。”封子染解释。

  “一听就知道是爱情下的产物。”宋知之笑道。

  封子染有些脸红。

  宋知之问,“两个好像年龄相差不大。”

  “辰辰今年5岁,心心今年3岁。”

  “这是典型的三年抱俩?”宋知之打雀。

  封子染笑了笑,“其实没想这么频繁要小孩的。谁知道当初那么不小心。本来也没有这么心急的。想着先带一个孩子,等彼此适应了父母的角色,也能够完全接受第二个孩子的到来之后,再要二胎,谁知道,在老大刚生下来不久,就又有老二了。完全是意料之外。”

  听着封子染的解释,季白间看了一眼陆一城。

  陆一城的世界,可没有什么意料之外。

  “虽然是意外,但现在就很让人羡慕啊。哥哥这么帅妹妹这么漂亮,儿女双全多好。”宋知之是真的有些羡慕。

  要是自己有这么萌的一对儿女那得多幸福。

  她甚至可以想象那个画面。

  想着季白间当人父亲后的,各种各种……

  “知之的事情我也听一城说过了。”封子染直接叫着她的小名,显得很亲切,“其实不用太着急,我和一城就是没在计划之中,两个孩子都不在计划之中得来的,你们也不要有太大压力,顺其自然就会有了。”

  “但愿如此。”宋知之点头,“这次来北夏国就是想要沾沾北夏国的风水。”

  封子染笑着,两个人聊得很投机。

  一顿饭也吃得很和谐。

  宋知之就一直有意无意的看着陆一城,看着这个在商场上的男人,在回归家庭之中,也可以这么柔情。

  他整个饭席间一直在照顾自己的小女儿,小女儿很乖巧,爸爸给她夹什么菜在盘子里,她就用小叉子自己叉起来吃,也不挑食也不矫情,只是偶尔会把自己盘子里面的东西给爸爸吃,似乎是在分享自己的美食,胖嘟嘟的小脸蛋胖乎乎的小手看上去真的太可爱了。

  “女儿从小就比较黏爸爸。”封子染解释。

  “嗯,看出来了。”小女孩看着自己爸爸的时候,黑黑的眼眸都像放了小星星般。“辰辰不会吃醋吗?”

  “我才不会女孩子计较。”小男孩听到自己的名字,连忙说道。

  宋知之看着莫良辰。

  “女孩子一生气就哭,我才不要和女孩子一般见识。”小男孩很不屑的说道。

  小女孩听到自己哥哥在说自己,小脸蛋做了一个小鬼脸,“哥哥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现在的孩子语言能力都这么强了吗?

  三岁就会用俗语了!

  “才不是。”莫良辰一本正经。

  “哼。”陆赏心不想再搭理自己哥哥,小小的身体挨爸爸很近。

  封子染有些无语,她对着宋知之说道,“只要一城在家,两个孩子就会争宠。”

  “证明一城是个好爸爸。”

  封子染点头。

  确实是。

  也是个好丈夫。

  她当初勾引了陆一城,从未想过陆一城这般的持家,她总以为,以后她和陆一城都是她付出得多……谁知道,会被她宠到命里去。这个世界上她以为出了她父亲,不会再有任何人无条件的包容她所有的小脾气。

  甚至于,一城的父母对她也是格外的好。

  当自己亲女儿一般。

  她脸上流露出来的,就是满满的幸福。

  不刻意的表现却能够让人完完全全的感觉到,很浓厚。

  一顿饭吃得很开心。

  宋知之和封子染聊了很多。

  很多关于家庭的关于孩子的趣事儿。

  越说她就真的越想要个孩子。

  要个儿子,要个女儿。

  离开餐厅。

  陆一城和封子染亲自送他们到达酒店房间。

  此刻陆赏心抱在自己爸爸怀抱里,小脸蛋紧贴着陆一城,就是一副我有爸爸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公主的既视感。

  怎么看怎么可爱。

  莫良辰表现出了他当哥哥的大气,被妈妈牵着手,看了几眼自己妹妹,表示不和妹妹计较。

  “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封子染微微一笑。

  “感谢你们的晚餐。”

  “客气了。”

  “要不要在坐坐?”宋知之邀请。

  “不了,现在不早了,辰辰和心心都要睡觉了。”封子染客气道,“何况……良辰美景,也不打扰你们好好休息了。”

  宋知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陆一城一家四口离开。

  离开的时候。

  封子染主动上前抱了一下宋知之。

  宋知之一怔。

  是觉得封子染真的太有亲和力了。

  那一刻宋知之也非常热情的送上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宋知之就听到封子染在她耳边说道,“今晚好好享受。”

  “嗯?”

  封子染放开她,嘴角笑得意味深长。

  她一只手牵着莫良辰的小手,另外一只手挽着陆一城的隔壁,笑着离开。

  宋知之就这么看着他们一家四口的背影。

  她能说,这是她见过最美的画面吗?!

  她很羡慕。

  “夫人。”季白间在她身边。

  宋知之转头,带着些埋怨,“季白间,这次要是你再不能让我怀孕我就真的生气了!”

  “……”到底谁更想要孩子。

  季白间搂着宋知之回房。

  刚打算关上房门。

  一个中年服务员上前,“季太太。”

  “嗯?”

  “我是酒店的按摩师,陆先生和陆太太说你们一路辛苦了,今晚让我给夫人做一下全身按摩,希望能够给你带来一个美好的夜晚。”服务员笑容满面,显得非常的热情。

  原来封子染让她好好享受是这个意思。

  她还以为……

  果然自己思想太不单纯了。

  她说,“谢谢。”

  服务员恭敬的点头,走进了房间。

  宋知之对着季白间说道,“貌似就只给我准备了按摩服务,所以季先生……”

  季白间看着宋知之嘚瑟的样子笑了笑,“为夫回房等你,夫人好好享受。”

  季白间倒是很大气。

  宋知之看着季白间回房,转头看到服务员从她的浴室走出来,说道,“夫人请先沐浴更衣。”

  “嗯。”宋知之点头。

  “夫人起来的时候只需要穿浴袍就行了。”

  “意思是,不穿内在?”

  “是的夫人。夫人不要害羞。”按摩师还特别的说道,“会让你很舒服的。”

  好吧。

  宋知之点头。

  虽然会有些不好意思,但一想到都是女人,也就放松了警惕。

  何况对于按摩,从小到大还没怎么享受过。

  听闻北夏国的按摩挺出名的,她今天睡了一天,觉得全身骨头都是软的,对于这场按摩突然有些莫名期待。

  她脱掉衣服在按摩浴缸里面洗澡。

  虽若浴缸很舒服,但想到有人在外面等她也不能泡太久,她起身,披着按摩师给她准备的浴袍,里面就真的什么都没穿的走了出去。

  此刻房间外面都已经重新布置了一番。

  宋知之觉得这酒店的服务员,一个个都像是会变魔术似的。

  此刻房间中已经变得唯美浪漫了。

  房间中依然点了香薰蜡烛,一走出来就闻到一股很清淡很好闻的花香,房间的光线有些暗,似乎也能够避免有些尴尬。

  “夫人。”按摩师恭敬无比。

  也不知道房间中怎么突然就出现了这么柔软的一张按摩床。

  “请把浴衣给我。”按摩师依然恭敬道。

  宋知之把衣服脱掉。

  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

  即使灯光很微弱,还是有些羞涩。

  还好按摩师下一秒就让她躺在了按摩床上,用柔软的被单给她披在了身上。

  按摩师让她趴着,开始用精油在她背上进行按摩。

  温柔的精油在她身上,刚开始会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下一秒就变得很舒服了。

  宋知之就这么享受着,这一刻觉得骨头里面都是爽的。

  她心里还有一丝愧疚,想着季白间都没能享受到这种服务!

  还是说按摩师没有男技师,封子染考虑到她会吃醋所以没给安排?!

  其实……

  好吧。

  季白间还是不享受的好。

  宋知之被按摩师按摩得很舒服,身心的放松让她整个人的思维都是涣散的。

  整个人就好像置身在云端之上,那一刻唯一有的愿望就是……世界和平!

  而她万万没有想到。

  封子染给她准备的美妙按摩,其实也蕴含深意。

  很深很深的意思。

  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起来,她会如此的身无可怜!

  封子染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就不是简单的笑容,就不应该觉得自己思想太复杂。

  她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

  整整三天!!

  如此“美妙”的旅程,宋知之真的没齿难忘。

  而此刻的锦城,却没有这般的“美妙”!

  至少在殷勤看来,他的人生就没有“美妙”可言。

  锦城殷河系录播厅。

  《天之堂》选拔活动进入角色倒是第二期。

  所有人都在紧张的忙碌着,准备今晚的演出。

  只从开始决赛,就开始了全程直播,所以对现场要求特别高,所有工作人员都非常的忙,唯有殷勤有些无所事事,他就这么看着工作人员来来回回,看着各个参赛选手也在紧张的排练。

  “殷先生。”一个工作人员连忙叫着他,“麻烦你能不能帮我把这包东西给李设计师一下行吗?他现在急着要,我现在还要去给他准备他要的一个配饰,快来不及了。”

  殷勤实在很不愿意做跑腿的工作,特别是给李文俊跑腿。

  但看着工作人员这般焦急的样子,就妥协了。

  谁让哥是世界上最心软的人。

  殷勤按着那打包东西,走向李文俊的工作室。

  李文俊都有自己的办公室,而他连个破地方都没有。

  他推门而进。

  李文俊此刻正在给演员们化妆。

  看着殷勤到来,很冷漠的说道,“放那里吧。”

  殷勤瞪了一眼李文俊,放下东西转身就走。

  “等等。”李文俊叫住殷勤,“你帮我拿一下里面金黄色的发饰。”

  “你没有手吗?”

  “你没看到我不方便吗?”李文俊脸色有些难看。

  殷勤睨了一眼李文俊,转身就走。

  李文俊就这么看着殷勤的背影。

  脸色也有些难看。

  还以为自己是谁,还能拽成这样?!

  殷勤离开李文俊的办公室,觉得自己也憋屈得很。

  李文俊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指使他?!

  卧槽!

  殷勤各种不爽的那一刻。

  突然看到迎面而来的一个女人。

  他以为自己走眼了,他居然看到了季白心。

  季白心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

  季白心好像没什么理由会来吧。

  他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就好像没有看到他一般。

  他到嘴边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

  他转身看着季白心直接走向了李文俊的工作间。

  所以……

  季白心和李文俊还在藕断丝连吗?!

  他也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他也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情绪,那一刻他只是觉得,既然季白心喜欢那都是季白心的事情,他也没资格说什么,大不了,大不了……那也是别人的事情了。

  他离开。

  默默的离开。

  离开的那一刻,似乎突然听到了李文俊工作间传来了剧烈的声响。

  殷勤想都没有想连忙冲了过去。

  殷勤就这么看着李文俊和那个正在化妆的演员被惊吓着看着季白心,季白心显然是掀开了李文俊的工作间,冷冷的怒视着李文俊。

  如此有些僵持的空间。

  演员很会看人脸色,连忙说道,“我不打扰你们谈事情,我先出去。”

  说着,就灰溜溜的走了。

  殷勤站在门口,其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文俊从震惊中,也恢复了过来,他脸色很难看,“季白心你疯了吗?”

  “李文俊,做人真的不能这么无耻!”季白心狠狠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拿着我的设计来做你的东西,你还不够无耻!”季白心咬牙切齿。

  “你设计,什么是你的设计?你有证据吗?”李文俊冷笑,“这些都是我的设计,你别给脸不要脸!”

  “要不是我今天突然看到这个选秀节目,我还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无耻到这个地步!李文俊,这些所有现场服装的设计全部都是之前我给你看的我的设计稿,我当初让你帮我看一下怎么样,现在就成了你的东西了!”季白心怒吼!

  她现在真的是一头全部埋在工作之中,完全屏蔽了外面的所有。今天她召集自己的员工将她的设计作为明年开春的新品,正打算投入到市场生产的时候,一个员工突然说这些衣服看上去和这段时间《天之堂》的衣服很像,如果上市肯定有问题。

  季白心才看了《天之堂》的选秀节目,对于他们专业设计师而言,就是需要一眼就能够看出是否有雷同,何况还这么相似,几乎没有太多改动,不过就是因为制作了很多套而做了细微改变。

  那一刻真的是气急攻心,没想到李文俊在感情上这么恶心,在人品上也能够低贱到这个地步。

  “季白心,到底谁比较无耻?!”李文俊冷笑,“这些设计本来就是我的,你却好意思来说是你的?!是不是看我这一系列的衣服反响很好所以嫉妒了,见不得好?!季白心,你再怎么也是千金大小姐,别这么幼稚行不行?”

  “李文俊!”

  “不怕告诉你,这些衣服除了在选秀上用,我都已经开始在我个人品牌夏进行了投入生产,预计在明年开春的时候重点推出。按照现在的一个市场情况,成为爆款是肯定的!”李文俊得意的说道。

  季白心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别告诉我,你也在做新春上市产品?!”李文俊冷讽着,狠狠的说道,“不过季大小姐,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要是撞了设计到时候就真的不好说了。至于是谁抄袭谁,你看我的设计在3个月前就开始发布了,你说媒体会相信谁?!别自取其辱了,有那个能耐还是自己另外设计吧。”

  “李文俊!”季白心真的是恨不得杀了李文俊。

  她到底是瞎了什么狗眼,会看上李文俊这种男人。

  她狠狠地冲上去,一个巴掌狠狠地甩过去。

  然而李文俊那一刻却一把将她的手臂桎梏住,甚至毫不留情将季白心猛地一下往后推。

  殷勤连忙上前,上前接住季白心。

  李文俊看着他们的模样,冷笑道,“说真的,你们还要感谢我,要不是我,你们怎么可能在一起?!别装得这么清高了,我早知道你们勾搭在了一起,跟我一样,还是不是狗男女一对!”

  殷勤拳头紧握。

  讲真,他真的忍耐李文俊很久了!

  ------题外话------

  有福利,明天明天明天找宅要。

  爱你们。

  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