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清妾 > 第一百零四章 流言猛于虎
  腊月二十八,尔芙的风寒早就已经好了,可是为了能逃过去宫宴的命运,四爷还是帮着尔芙打起了掩护,院子里天天都是一股苦药味,倒是并没有让人起了疑心。

  年味越来越重了,尔芙经常能听到外头乒乒乓乓的鞭炮声,也不知道是哪个府里头的小少爷们做下的好事,而且这些小少爷似乎精力很充沛,经常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外头就已经响了起来,让尔芙无比怀念着现代市区禁放鞭炮的政策,可是现在可不讲pm2.5,而且这快过年了,家家户户都正是清闲的时候,也便没有人管这个事了。

  宋格格搬到静心苑,便托丫鬟来捎了口信,说是觉得和瓜尔佳侧福晋投缘,想邀请瓜尔佳侧福晋过去坐坐,尔芙表示,你就安心养胎吧,咱就不去凑热闹了,并且很好心的提醒了下四爷,希望四爷能去看看那位正有身子的格格,也省得这位格格觉得她成日里霸占了四爷,连自己个儿的身子还没好,也不让四爷去旁的地方走动走动。

  四爷笑骂了几句,到底还是挨个院子走了走,第二天晚上照常来到了西小院里头报道。

  瓜尔佳尔芙这些日子因为没去给乌拉那拉氏请安,倒是没有听到外头传扬的酸话,但是也从玉清和玉洁那不赞同的表情里头,明白了一二,但是四爷不去,她也没办法阿,难不成还让人将四爷绑了,送到她们的院子里去不成!

  对此,尔芙也只能选择装作不知道了,要不就是傻笑的应付着发牢骚的玉清,心里头打定了主意。只要四爷不主动去旁的地方,她才不做东郭先生了呢!

  万千宠爱集一身,也便集合了后院里的怨恨于一身,不过尔芙表示,穿越女无敌,就是这么任性!

  四爷迈步走进了正房,便看见尔芙正坐在榻上傻笑呢。随手将身上的披风交给了走过来的玉清手里头。朗声说道:“爷的侧福晋,这派头真是越来越大了,连爷过来也不迎迎。还真是伤了爷的心呢!”

  尔芙这才意识到,刚刚听见苏培盛通传的声音,光顾着魂游天外,倒是把这尊正在走进自己的大神忘记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要掀开搭在腿上的锦被。下来伺候四爷。

  可是还不等尔芙动作做完,四爷就已经快步来到了榻旁,按住了尔芙,“身子还不好呢。便不要老折腾了,也不怕再病了!”

  “怕是不等我身子不好了,爷便要说我侍宠生骄了!”尔芙看着这个心性不定的四爷。只觉得可能是她的打开方式不对,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四爷揉了揉尔芙的发顶。看着尔芙身边垂着的大辫子,笑着说道:“你顶多也就是在房里头撒撒泼罢了,如果你真有胆子出去胡作非为,那倒是能让爷省省心了!”

  “怎么了?”尔芙意识到四爷这话有些不对,忙有些惶恐的问道。

  “瞧瞧,这还不等爷生气,自己就吓得没个着落了。”四爷调侃的抬了抬尔芙的下巴,柔声说道。

  尔芙只觉得眼前的四爷和她第一次见到的霸道总裁范的男人有些出入,很想和老天爷大吼一声,姑奶/奶要退货!

  “爷,您倒是说阿,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这些日子可没有出去,您可不能信了旁人说的话呀!”尔芙见四爷还是一脸调侃笑意的样子,只觉得这当小三的委屈就往上涌,眼圈都有些红了,拉着四爷的袖摆,紧张的问道。

  四爷捏了捏尔芙的小嫩脸,这才将府里头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说。

  原来四爷照常进了后院,还不等走过前头的影壁墙,便听见几个婆子丫鬟凑成了个圈儿,话里话外说西小院这边的瓜尔佳氏侧福晋是个如董鄂妃一般的女子,成日里缠着四爷,八成是个狐媚子转世呢!

  四爷自然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当场就将正说得兴起的两个婆子发落了,另外那些正在围观的丫鬟,也都扣了月钱,并且交给了她们的管事嬷嬷,吩咐嬷嬷们好好教训教训,这才带着一股风来到了西小院。

  本来四爷还担心尔芙听见这样的话难受,可是哪想到这位在暴风眼里头的人物,正在发傻发愣很天真的望天,便觉得自己个儿的担心有些白费了,这才起了调侃尔芙的心思。

  尔芙听见这话,还真是吓得不轻,要知道不管是野史,还是正史,所有的清史上,那都是说明了孝庄文皇后很不喜欢这位董鄂妃,只是碍于顺治帝执着美人,这才不得不退了一步,偏这位也是个命不好的,居然就让一场天花夺了性命,顺道还带走了爱江山更爱美人的顺治帝,在野史上留下了顺治帝为美人出家这样子荒诞的说法。

  也许就是因为这位董鄂妃开了专房独宠的先河,那孝庄文皇后对于后宫里头一切想要独占她宝贝孙儿宠爱的女人,那都是火力全开,不管是之前康熙帝的伉俪皇后赫舍里氏,还是素有康熙帝钟爱之人的钮祜禄氏,还是康熙帝的表妹佟佳氏,那可是都是没活多久的。

  虽然后世人都觉得是康熙爷克妻,可是如今来到了清朝的尔芙,那可是深深觉得这是一件深宫秘史中的sss级的大事。

  那就是孝庄文皇后怕当年儿子的惨事再次重演,便将这些曾经占有了康熙爷宠爱的高位分后妃统统变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便是出身并不显着的郭络罗氏,阿玛只是一个员外郎的闲职,荣妃马佳氏,德妃乌雅氏,惠妃那拉氏这样四位风格迥异的美人,平分了康熙爷的宠爱。

  虽然如今孝庄文皇后早已经过世多年,但是尔芙还是觉得身上起了层鸡皮疙瘩,有些紧张的看着四爷,生怕哪天就被四爷的亲额娘德妃娘娘当妖孽除了。

  “爷,要不你去旁的人那住住吧。我真怕会被人真的当妖孽除了!”尔芙这个没脑子的,嘴比脑快的直接将心里头的话说了出来,可怜巴巴的拉着四爷的衣袖,生怕这位爷直接就把她当妖孽除了。

  四爷被尔芙的反应弄得一愣,随即便注意到了尔芙那双有些颤抖的手,心里头一疼,一把就攥住了尔芙的一双小手。“你是个什么样的性子。爷要是还看不透,那爷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了,只要你在爷身边。爷自然能护着你,定然不会让人伤到你的!”

  “可是爷您上头还有皇上,即便皇上不过问这样子的事情,还有爷的母妃呢。要是德妃娘娘真的当真了,那可怎么办阿!”尔芙只觉得这件事真的好严重。严重到她都有心不装病了,她好想和德妃娘娘好好解释解释,她绝对不是个狐媚惑主的人,她绝对不是阿!

  四爷只觉得让人传出这样话的人。恶毒到了极点,看着怀里头颤颤发抖的尔芙,冷声唤进了苏培盛。

  可怜正坐在茶室里头暖和的苏培盛。听见四爷这冷声的传唤,直接吓得坐在了地上。也顾不上靴子还没提上,便叽里轱辘的进了西暖阁,趴在了地上,半晌都不敢抬头。

  “你去将陈福叫过来,记得别让人瞧见!”四爷拍了拍尔芙的后背,这才注意到已经出现在地上的苏培盛,沉声说道。

  苏培盛忙应了个声,“嗻!”便再一次叽里轱辘的滚出了西小院。

  尔芙从未见过如此疾言厉色的四爷,有些傻乎乎的抬起了头,“爷,您不是真信了那人的话吧?”

  “你傻不傻,若是爷信了,还会将那话说给你听么,只管疏远着你就是了!”四爷敲了敲尔芙的脑门,笑着说道。

  尔芙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史书说四爷最是信道教,而牛鼻子老道最爱的,那不就是收妖么!难道那个陈福就是传说中的道长天师了。

  心里头想着,尔芙便爬出了四爷的怀抱,仿佛戒备似的抱过了旁边的方枕,很是坚定的说道:“爷,我不是妖孽,您别找人来收我,您要是不喜欢我,便随便把我打发到那个山间古庙去就是了,我真的不是妖孽阿!”

  四爷被尔芙的反应,雷得好想笑,这个妮子这脑子里都想了什么阿!

  尔芙见四爷那副板着脸的样子,更觉得自己的猜测可信了,她好害怕阿,她虽然不是妖孽,但是她是来自现代的孤魂阿,万一被那老道士弄得魂飞魄灭了怎么办,万一还得瓜尔佳氏被牵连了怎么办,那她可爱的老爸老妈,还有那个总是喜欢督促她上进的老哥可怎么办阿!

  “爷,您怎么就不信我不是个妖孽呢,我真的是人,您看那些妖精都是很漂亮的,我这个样子又不漂亮,哪个妖精会像我这么傻阿!”尔芙有些慌不择言的说道。

  四爷扶额,“过来,爷没说你是妖精!”

  “不去,你都已经让苏培盛去叫收妖的大师了,打死我我也不过去了!”尔芙已经坐在了炕桌上,整个人抱着个抱枕,样子很是好笑。

  而房间里伺候的玉清、玉兰,自打刚刚尔芙抱着抱枕滚出四爷的怀抱的瞬间,便已经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家主子这脑子真是异于常人阿!

  玉清都有心让四爷请来个收妖的大师了,这样也能让尔芙变得正常些。

  尔芙要是知道玉清的想法,一定会第一时间拍死她,然后指着玉清的尸体,痛骂这货不地道,亏她平日里头对她这么好了,居然还要把她往死路上逼呢!

  房间里,尔芙坐在炕桌上,四爷坐在塌边,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

  “爷,陈福来了!”苏培盛的声音在外头响起,让尔芙心里头最后的一根弦也断了,竟然急得哭了出来,眼泪无声的滑落,跌落在粉红色绣了缠枝花的方枕上,也落在了四爷的心里头。

  四爷深吸了口气,“让陈福先候着!”

  房间外头的动静,一下子就低了下去,仿佛没有了人一般。

  尔芙小脑袋歪了歪,心里头闪过了一个念头,如果她现在趁着四爷不注意夺门而逃。这能跑走的几率,大概能有几成呢,也不知道这古代有没有轻功什么的,要是再被抓住,那她可就真成了妖孽了。

  四爷一看尔芙那傻乎乎的样子,便知道这妮子又想出了什么不靠谱的主意,暗道:这妮子的胆子太小了。

  正在想逃跑路线的尔芙。只觉得身子一轻。便已经落在了四爷的怀里头,刚要挣扎,便听见四爷沉声说道:“若是你再折腾。爷可是真觉得你是个妖孽了!”

  “……”尔芙在心里头狠踹了几脚自己,你这个瓜怂,还没等出现林先生那样子的高人,你就自己心虚了。这不是就让那些闲话成真了么!

  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尔芙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爷,便让那高人进来吧,是人是妖,一试便知了!”

  四爷有一种要被尔芙气吐血的感觉。“乖乖坐着!”

  尔芙很是听话的点了点头,更是取过了大襟上掖着的绢纱帕子,擦拭去了脸上的泪痕。如要上阵的战士一般,正襟危坐的坐在了四爷身旁。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暖阁的房门。

  “还不领你家主子下去洗漱下!”四爷觉得尔芙身边的丫鬟好像也有些傻,居然就这么看着她家主子丢脸,很是不快的说道。

  玉清只觉得这真是冤枉极了,但是到底还是麻利的福身一礼,便扶着尔芙走到了屏风后头。

  重新洗漱过的尔芙,又换了一袭玫红色捋金丝绣芍药花暗纹的华服,头上梳起了架子头,戴上了一整套赤金嵌南珠的发饰,颈间挂着一支赤金嵌东珠雕福寿纹的华丽项圈,手腕上套上了一对血玉镯子,手指上戴上了翡翠雕鸾鸟的戒指,双手的小拇指和无名指各戴上了两队赤金点翠粉玉滴珠的护甲,胸前挂着一串粉色碧玺的珠串,颇有一种要在气势上压倒来人的意思。

  尔芙一身华服,四平八稳的坐在了四爷身边,和四爷之间隔了一张炕桌,暗道:如果来人真有本事,兴许便把自己送回现代了,虽然不能和高富帅白首到老,但是能带着这么一身宝贝,那她也就能变身白富美了。

  好在四爷并不知道尔芙的打算,不然一定会亲手掐死这个没良心的,四爷见尔芙好像恢复了平静,倒是也没在意尔芙这格外隆重的打扮,朗声唤道:“苏培盛、陈福!”

  “奴才在!”话音一落,两个都穿着一身暗褐色太监袍,头上戴着尖尖帽的太监,便出现在了西暖阁里头。

  苏培盛,尔芙是认识的,可是那陈福呢?难道是高人有脾气,连贝勒爷的面子都不给了!

  “陈福,爷将这府里头的事情都交给了你,可是你就是这么给爷办事的,如今这府里头突然出现了这么些流言蜚语,你可对得起爷的信任!”四爷彻底的忘记了还坐在一旁发傻的尔芙,看着脚下跪着的人,重重的一拍桌案,厉声喝道。

  与苏培盛一同进来的另外一个太监,自然就是传说中的陈福,并不是尔芙想象中的世外高人,而是一个负责监督府里头的众人的一个太监头头。

  只是一门心思沉浸在自己想法里的尔芙,并没有意识到她想法的错误,反而正在魂游天外,只留下一具驱壳,坐在一旁,努力的撑着架子不倒。

  陈福被四爷的反应吓了一跳,说实话,这苏培盛得四爷的信任在面子上,可是陈福却是实实在在的四爷心腹,平日从来没有被四爷如此对待过,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呢!

  苏培盛跪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想着,叫你平日里瞧不起爷爷,如今你还不是和爷爷一样,好像狗儿似的了。

  “奴才知罪!”陈福忙叩首一礼,朗声说道。

  四爷面上滑过了一丝不快,继续说道:“如今府里头出了这样子的流言蜚语,你可曾查出了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回爷的话,奴才无能,这些话仿佛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整个贝勒府,而且这传话的人又各有不同,分属于不同的嬷嬷和主子,奴才一时之间也并未查探清楚,还请爷息怒,再给奴才些时日,奴才定能将这事查个一清二楚!”陈福缩了缩身子。深吸了一口气,连珠炮似的说道。

  “好,那爷就再给你三天时间,大年夜爷要在宫里头守岁,大年初一,如果你还没能查出个究竟,那你这脑袋也就该挪个地方了!”四爷很是不爽陈福的办事效率。只觉得是这些日子没有敲打。才让他们这么松懈,沉声定下了一个很紧迫的时间。

  陈福自然不敢和四爷讲价还价,忙叩首一礼。应下了差事,可是心里头却把那传这闲话的人恨了个半死,这些人自己不要命了,也不要牵连他阿。

  要知道他陈福可是刚刚在外头置办了个宅子。宗族里又给他娶了个小寡妇,成天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过着。那可是不要太爽,如今就要丢下家里头的小寡妇,围着这群能看不能碰的宫女婆子转,他表示他很委屈。他很伤心。

  他陈公公不开心了,自然也就不会放过那些让他不开心的人,只想着将那个传闲话的人揪出来。下油锅,滚钉板呢。

  四爷见陈福应下了差事。这才露出了个笑脸,只是这笑脸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反而让下头跪着的苏培盛和陈福同时缩了缩脖子。

  “陈福,你在外头的事情,爷从来不过问,但是不代表爷不知道,如果你不能担这个担子了,那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该说的话,爷已经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四爷沉声说道。

  苏培盛和陈福见四爷下了逐客令,立马就磕了个响头,麻利的滚出了正房,缩在了廊下的柱子旁,轻声说起了话。

  “你说这是谁惹出了这样子的事情,真是不想好好过年了!”陈福压低了声音,双手插在了袖子里头,很是不爽的说道。

  苏培盛对着东边抬了抬下巴,“这事能是谁干的,谁嫉妒这位主子得宠,便是谁做的,这还用想么!只是这事还需要证据,不过这事和咱家可没有关系了,爷可是把事情交给了你了!”

  陈福狠狠的剜了一眼苏培盛,抬着胳膊蹭了蹭下巴,“这话用你说,咱家不知道,只是这府里头人头这么多,哪那么容易拿到证据阿,再说这府里头的女主子,那各个都是人尖子,基本上不会露出马脚,只是咱们爷平日里头也不管这样的闲事阿,怎么今个儿动了这么大的火气呢!”

  “你就是个猪脑子,你也不想想那闲话说的是哪一个,再看看咱们爷在哪里呢,以咱家看,这爷对这位瓜尔佳主子,那绝对是放在了第一位上,你还是努力查吧,要是查不出个结果,怕是爷真的会收拾你了!”苏培盛很是幸灾乐祸的说道。

  陈福回头瞧了一眼那已经紧闭的房门,再竖着耳朵听了听房里头的动静,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得了,这烦心事还是得早处理,咱家先走了!”

  苏培盛一脸死道友不死贫道的表情,目送着陈福出了西小院,这才又一次窝到了茶室里头歇脚,只是这次他再也不敢脱鞋子了,刚刚那丢脸的模样,他现在想想都后怕,也亏得爷当时的注意力都在主子身上,不然他这个得脸的大太监,绝对会成为爷的出气筒。

  …………………………

  房间里,四爷打发了苏培盛和陈福,便想着尔芙肯定会好了,可是没想到回头看去,尔芙正是一脸呆滞的表情,起身来到了尔芙身边,挥手打发了房间里头伺候的丫鬟,伸手揽住了尔芙的肩膀,轻声说道:“如今可放心了?”

  “阿?”尔芙果然不负四爷众望,很傻很天真的露出了一个“我正在走神”的表情。

  四爷刚刚的脾气,彻底消失不见了,反而觉得尔芙是被那些闲话吓到了,该好好抚慰,把玩着尔芙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柔声说道:“这陈福是府里头一个比较能干的太监,这事交到他头上,很快就能查出个究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