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三国之席卷天下II > 第一百章 孟德有谋略
  曹老板听到袁老板质疑自己,脸黑,但忽然就笑着宽慰道:“本初兄莫要一败丧胆,岂不闻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呼?”

  袁大头被训成了大头儿子,气的浑身发抖。

  曹操大手一挥,道:“东去十五里,有岗坡地,咱们就在其上埋伏,多收集火攻之物。待得黄巾追至,居高临下,先用火攻……。”

  秦峰眉头一皱,“孟德兄,我军新败,又无粮草,不如退到赵国邯郸城。”

  袁大头急忙道:“对对对,子进贤弟所言甚是,咱们撤退,撤退!”

  刘大耳大耳朵扇了扇,也是呼应。

  上一次,曹操和秦峰劝袁绍拍板撤退,袁绍没有撤退,是因为他做主撤退,就要背黑锅。如今,曹操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屡败屡战的奏章说的是前边的事情,有道是法不责众。

  这之后的事情,就是曹操的责任了,因此曹操不愿意撤退。

  然而曹操懂得变通,道:“埋伏黄巾贼,取得一场胜利,再撤退,对朝廷也有一个交代。”

  袁绍忐忑,重复秦峰的话道:“可是,孟德贤弟,没有粮草怎么办?”

  官军两连败,粮草全部被黄巾抢走了,士兵们饿肚子,是不能打仗的。

  这时就凸显出曹操的决断力了,摸了摸长须,眼睛一闪,“咱们杀马!”

  袁绍吃了一惊,急忙道:“孟德,你可要考虑清楚了,杀马可不是小事情,若无法获胜,就是罪上加罪!”

  曹操被连续质疑,临时主帅的威信倍受打击,十分不悦,沧啷拔出倚天剑,叫道:“我意已决,谁敢乱吾军心,军法处置!”

  袁绍面皮一阵跳,他深知曹操是个敢下狠手的人,因此不敢再说什么。

  而对于秦峰来说,屡败屡战的奏章送上去,干系就能脱去太多。这一次是曹操做主,若是失败了,自有曹操顶缸。他便想到:“事不可为,爷就带陷阵营撤退,切静观其变。”

  刘备大耳朵又扇了扇,对于曹操的主张,他内心十分不安,心说你们行不行,不行就让秦峰做主算了。虽然刘备痛恨秦峰总是抢他的功劳,但若在曹操、袁绍、秦峰之间做一个选择,他还是希望秦峰来领军,毕竟秦峰不会自己坑自己,跟着他有一种那啥的安全感。

  然而曹操对主帅的位置十分热切,是绝不会让贤的,另外,曹操认为自己的计策一定会成功。那时候,就是反败为胜,作为主帅,功劳大大滴。

  “传我将令,杀马,吃肉!”曹操一甩袖子,决断道。

  帐中兵士,虽然屡败,但听说能吃肉,依旧透出一股喜悦。原来后世里,穷苦大众一年到头,或许年关的时候能够吃到肉。而在古代,更加不堪,有太多人,已经长大成人,也不知肉的滋味。

  这时候,张飞一撸袖子,走了出来。他这辈子只杀过猪,没杀过马,跃跃欲试,呼道:“曹将军,杀多少,都交给俺老张了。保证杀法独到,绝不会浪费一两肉,骨头也炖了……。”

  秦峰闻言一头黑线,他看张飞胖嘟嘟的,互相想起一个称号:心说张三胖,果然不愧是杀猪的出身。

  而刘备一脸尴尬,关羽则是大红脸,红唇欲滴,特别不好意思,心说我这三弟,好长时间没有开宰了,这是手痒痒了。

  曹操开始计算要杀多少马,才够二万人吃。张飞反而是先说了,“一匹马三五百斤不等,咱们就按照四百斤算,一个士兵二斤的量,一匹马就够二百人,二百头就够了。”

  曹操大呀,道:“万万没想到,张将军竟然如此能掐会算……。”

  刘大耳扇了扇耳朵,笑道:“别看我三弟粗,但这粗中有细。”

  关二红睁开了眼,炯炯有神看着张飞,“没想到我三弟还有算术的能耐!”

  秦峰就笑了,心说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三弟杀了一辈子猪,每天一睁眼,就开始算了,算今天杀多少猪,又卖给多少人,能挣多少钱。攒了这么多年,最后全给你刘玄德了。

  张三胖是直肠子,听不得额外的夸奖,急忙道:“俺算卖肉还行,算别的就不行了。”

  关羽脸就更红了,撸着五缕长髯,眯缝着眼睛扭头一旁,不去看张飞了。刘备也是讪笑中,扇了扇微红的大耳朵。

  袁绍则是皱眉道:“一个士兵二斤,太多了吧?”

  张三胖急忙道:“这你就不懂了,二斤是生肉,炖出来就缩水了。”

  袁绍嘴巴一张,要说吃肉他在行,没想到炖肉还有缩水一说。

  “二百匹!”这个数字,放到后世没什么,但在古代,已经是相当数量了。这就是二百骑兵,可比二千步兵。曹操肉痛,忽然想到了什么,便转到秦峰这边,那种笑模样道:“子进贤弟,给点赞助吧。”

  秦峰微微一笑,曹操感到有戏的时候,却是听他说道:“我这个人,公私分明。”

  这话好理解,秦峰的这些马匹都是自己的,不是朝廷的。

  曹操眼角一阵乱颤,心说好你个秦子进,这时候就公私分明了,抢战利品的时候,也没见你的陷阵营少拿一点。他有些急躁,“杀杀杀,两百匹,杀了炖!”

  “好咧!”张三胖兴致颇高,憋了好几个月,终于又可以宰杀牲口了。

  “三胖。”秦峰忽然叫住张三胖,道:“给我专门留一条右后腿。”

  曹袁刘三人顿时“眩晕”,曹操无法理解道:“子进,你要右后腿做什么?”

  “熏了吃。”

  “……。”

  张飞有些不悦,道:“你叫俺啥?”

  秦峰笑道:“你胖嘟嘟的,又排行老三,自然就是三胖了。”

  张飞眼睛朝天转悠了几圈,发现这个名字还不错,有一种回归老家乡土名字的熟悉感,于是也没有说什么。

  从此后,刘大耳,关二红,张三胖的名头,就从秦峰这里流传了出去。

  少顷,外面传来人沸马嘶声。士兵们一听说吃马肉,那真是奔走相告。这杀的,比杀人顺畅多了。

  而曹操和袁绍闻香肉痛。

  半个时辰后,香气开始在营区四溢,又一会,三军将士大快朵颐。

  中军大帐里,秦曹袁刘,外加典韦、许褚、关羽、张飞,八人大吃而特吃。

  “报……。”这时外面狂奔来一名小校,惊慌叫道:“大事不好了,黄巾贼追来了!”

  众人向曹操望去,就见曹操大张着嘴巴,瞪着眼睛贼大,跟张飞有一拼了,面皮不断抽搐,嘴巴一开一合间,却是说不出话来。

  刘备看到后,暗地里摇头,心说曹孟德不行,这就吓成这样了,还怎么领军打仗。

  秦峰察言观色,发现曹操脸紫了,不喘气了,心里一惊,急忙走了过去,瞄准曹老板的后脑勺,大巴掌猛抡,呼呼生风就扇过去了。